Yan

Rofix:

停靠在谜跃的一颗彗星撞击坑前正要离开时,我听到了一颗石头的抱怨。“绝望,生活充满着绝望。”我蹲下来,看着这颗破碎疲倦的石块,他没有五官,却能发出声音。“几十年前,这颗携带灵基基因的彗星和这颗行星相撞,反应出的物质让所有被滴溅到的物体都拥有了意识。我突然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但我只能躺在这里,我动不了,我学会了用岩页摩擦来发出声音,但没有人倾听。我为什么存在,我只是一颗石头。但我不想死,因为没有石头有我这样的运气……或者悲哀。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我拿起了它,正好适合我的掌心,“其实我们没有那么不同,”我说,“想来看宇宙吗。”

Sherlock黑色的大衣衣摆在肃杀的风中翻飞,像是被风击打着的、抖动着翅膀踉踉跄跄飞行的巨大蝴蝶。令人不禁怀着悲悯想象在这个寒冬结束前它会葬身在哪个泥泞的灌木丛下。
他冷硬孤独得像渡过汹涌大海落在了孤岛枯树上的乌鸦,那里曾被幼嫩的双手抚摸过,被温暖的灯光与欢笑熏染过,可后来那悬挂过风铃与秋千的枝杈挂上了尸骨,那里也以它死去时的样子永久地活了下来,每一阵风带来的都是这个世界的讣告。
他带着每个人的不幸降落在那里,梳理他细密的羽毛,严丝合缝下按捺着的是狂暴的寒风,他被冻僵了,身体疼痛冰凉,可仍旧咬牙将激荡的风团掩进身体,只有冷淡和刻薄会时不时泄露秘密。
John紧跟着他的脚步,两个高低不同的臂膀之间的距离隐隐约约,他感到有寒气在两具身体间游移。
John希望自己足够暖和。

或许我真的是反射弧太长了吧,昨天刚知道的时候,心里也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有点淡淡的落寞,像看见路边一朵并不属于我的花谢了那样。

可就在刚刚一瞬间,我看见一个视频里金希澈蹦蹦跳跳地跑向韩庚,突然眼泪就出来了。我猛然意识到,我是真的难过,因为其实我知道的,故事并不结束在韩庚公布的那一刻,它早就结束了,在几年之前就已经落幕了。那些苦难、决定、离别、疼痛与思念其实已经渐渐冷却了,是我抓住那个故事不放,揪着我能见到的片面景象奢望一个完整的梦境。

我清楚我纳罕的不过是他们的少年心性,两个花一样的儿郎,轻狂时候的温柔,没有任何被人事被年月蹉跎后的附加条件,纯粹地只来自喜爱。我心悦你,你的存在让我快乐,我便把我能拿出来的好都给你。那么可爱的温柔——我喜欢你,我就要偏爱你,我心里有一束星光要给别人,我就是要偏心地分给你百分之九十,给其他人的少了我也不在意。

从这里能看出来我是偏爱金希澈的,因为我觉得他直率、分明,他不需要别人来看穿,他用上全部的自己来率性地活着。韩庚不一样,初识他时他在我眼里是一个憨厚坚忍的男孩儿,自然有他调皮顽劣的一面,但比较起来他内敛得多。可渐渐地我觉得,那种内敛是种隐忍,在他的天性之外同时也来自他的经历。

我常常害怕,我看不懂韩庚,如果他再也不是金希澈喜爱的那个韩庚了怎么办?又或者说,他再也不是我看见的故事里的韩庚了怎么办?又自我劝慰,人总是会变的,强求不得。可还是免不了心里遗憾,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为什么。

一开始我只把自己当个津津有味的看客,看他们给我造的那个梦,后来反倒是我自己忘了本分,陷到那梦里去了,爱上了故事里的人物,又爱上了讲故事的人。都等到人走茶凉,我还痴痴抱着那话本斤斤计较一字一句,因为也只剩下那一段来给我计较了。

如果你不曾哭过那就好了,我也不需要那么难过,不过想想也是我过分要求,是我自私了,我强求你们去圆满我擅自想象又擅自当真了的童话。

胡言乱语了一大堆,就当自己小声嘀咕安慰下自己吧。

我真心祝福他们都能幸福快乐。

庚澈永不毕业,
但从今往后我知道,
我不站友情,不站爱情,只站那段,大概是由我想象出来的,似是而非的故事。

      记忆真是一样奇怪的东西啊。

       碎片、光影、身体感觉、一闪而过的失衡,都是记忆的一部分。而那些关于爸爸最后时光的记忆,哗啦啦地掉落下来,像弹片一样嵌在我身体的缝隙里。

      我最难忘的,是他艰难辨认我时的茫然;
     是他像孩子一样笨拙咀嚼时的动作神情;
     是我搬动他身体时他虚弱的喘息、以及我始终避而不见的眼神;
      是他那句欣慰的、击碎了我的“还是我女儿最好啊”;
      是妈妈在病房里提议拍一张全家福,而我看着他一无所知的脸,不知怀着怎样的羞耻与恐惧,拒绝了;
      是那个冬天的早上我拍打他时他脸庞上的冰凉、他干裂起皮的嘴唇、湿润泛黄的角膜、还有他自病以来口腔里就带有的腐烂水果一样的气息,混着从内脏里咳出来的一小块血腥,在我鼻尖颤颤悠悠地冷却。

     然后是结束,他的结束,如同一辆疾驰的列车,骤然驶进漆黑的隧道,在那里只有我和每一缕与他相关的呼吸。

     从此以后,他成了我死亡的半身,我睡前的祈祷,我夜半的忏悔,我每一个耽溺其中的梦境,我无法宣之于口的秘密,我独特的五感,一瞬间的眩晕,笑与笑之间的间隙,我的身体记忆。

     白日的光是忘却最好的良药吧,可是为什么,我反而像曝露在烈日下搁浅的雨,在每一次干渴的恍惚中想起水?想起他的残骸。

      冷风,圆月,柴草堆。


      我是他在这世间的遗物。



      我最难忘的,我最怀念的,我最想忘掉的,我抽筋剜骨也忘却不了的。

       “有些人往前走了,有些人却活在记忆里,而有人靠着仅有一次或一天的幸福度过余生。”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到了明天,我们各自的太阳,还是照常升起。”

莲隐:

占个tag,过会删。点进链接第三项投票,可以重复投,也帮忙扩散一下
https://www.dabemetv.com.br/musicawards/                如果有喜欢红家的妹子,也帮红家投个票吧。

今天在b站视频看到熊弟弟们把希大关在电梯外面哈哈哈!感觉自从希大脾气越来越好之后这群熊孩子也越来越作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庚澈女孩给大家拜个早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四舍五入就是私下扯证儿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活久见!以后也要早睡早起锻炼身体做一个健康的佛系仙女,先定一个小目标,总有一天要把我的cp全部等来公开!!!!(万万没想到庚澈大旗被韩庚爸爸一把扛起来了嘻嘻)

拜托了,拜托了,再坚持一下好不好?求你了、求你了……

少年时的喜欢,太过于锋利赤裸,很多时候都留下了血淋淋的结果。

可是那个时候,你还在他身边,他又怎么能预料到呢?所以会在分开后后悔,像所有人一样地千篇一律地那种后悔:那个时候如果对你好点就好了,不要那么任性就好了。

可是不够的,他当时永远不够好,无论如何也还是会后悔的,因为最终你们还是各自流离。

一个美丽骄傲的人,却总是愿意对你展现那年少轻狂时来之不易的耐心与温柔,即使被说了坏话对你也总是没了脾气,一句一句教你说获奖感言,上综艺节目不停地cue你,为了你不顾偶像身份气急败坏地教训诋毁你的人,即使分开后也还是会毫无顾忌地一次次为你辩解。

那些流露出的亲昵与依恋,无论出于何种意味,大概是带着爱的吧。不然为什么会在你离开后的第一次演唱会上,哭的支离破碎呢?他是那么要强的人啊,要强到连腿里的钢钉都能跳弯的人。可是你看啊,在那么多人面前,他哭得那么伤心。躲在袍子里,通红着双眼,苍白颤抖得快要碎掉了——有一部分的他已经碎掉了。

真的很喜欢你啊,虽然你来自另一个国家,却比他身边的其他人离他都近。一双桀骜的翅膀找到了一棵沉默坚忍的树。跟你一起喝酒,演唱会跟你站在一起,做任务要跟你一起,不停不停地提起你,“长得真帅啊”“身材很好呢”“跳舞也很厉害”,在他眼里你到底有多好呢,好到他用全部的张扬去保护你,把柔软的腹部袒露给你。

你在他身边的时候,每每他保护照顾你的样子,跟你说韩语的样子好像呀,笨拙生涩,却是那么努力、认真。

“我啊,真的是为了你做了很多可爱的事情呢。”